5分11选五

                                                  来源:5分11选五
                                                  发稿时间:2020-08-13 10:56:04

                                                  在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之前,立法会议员有权力和特权,在立法会上说任何事情都不受法律追究;但立法会的权力和特权只是香港法律之一,如今如果基本法和国安法有抵触,也是国安法先行。在国安法施行之后,如果你在立法会宣扬要“打倒共产党,推翻中共政权”,你是要被追究责任的。

                                                  观察者网:建制派不是所有人都跟特区政府上下一心,而香港施行“行政主导”体制,行政长官在立法会“两不靠”,权力受到制约监督。这就有个问题,按区议会选举的势头来看,反对派极可能在立法会选举占领更多席位。如果他们的席位增多,以后行政长官执政岂不更加受限?反对派试图“体制内夺权”,对此该如何应对?

                                                  观察者网:有观点认为,香港部分建制派之所以支持中央,是因为内地经济让利,他们成为其间的利益既得者,而非他们拥有真正的家国情怀。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去年发生的事情正好印证了“香港人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流于表面”这一判断,出现一些重大政治纠纷时,所有西方价值似乎都没有办法帮助香港恢复秩序,保障个人的身家、性命和财产。

                                                  当然,如果立法会里大部分人是反对派,他们可以做出很多其他事情来阻碍特区政府施政。但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真的到那个地步,如果立法会真被反对派控制,他们不做任何违反国安法的事情却仍可以瘫痪特区管治,你猜中央政府届时会不会坐视不理?

                                                  其实自6月30日香港国安法刊宪生效以来,已有多名人士因涉嫌违反该法遭警方逮捕。然而即使至今,香港内外仍有部分舆论将这些人的乱港言行视作行使港人的表达和集会自由,以“人权”为由反对警方执法。

                                                  不排除一部分建制派内心是认同反对派的主张的,甚至对共产党有抵触情绪。只不过从现实角度、利益角度出发,他觉得自己需要跟共产党保持合作。这帮人不会很勇猛地去跟外部势力或本地的敌对势力斗争,因为他自己在外国也有很多千丝万缕的利益,可能在国外有生意,可能拿外国护照,等等。所以当中国跟美国、西方斗争的时候,他们的处境相当尴尬。

                                                  譬如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民主,一个法治。

                                                  建制派里有部分人没有家国情怀,这是真的。他们愿意跟中国共产党合作,愿意接受中国共产党制定的“一国两制”政策,不会提出另外一套将香港视为“独立政治实体”的政策。他们也不会做任何事情冲击或损害国家和中央的利益,他们愿意接受在中国宪法和基本法所共同构成的宪制秩序下活动。但他们很多背后的动机不是因为他热爱国家、热爱民族或者对中国人有相当的好感,部分人是没有的。他认为他所看到的香港利益、他所看到的他自己的利益,需要让他做好这些事情。

                                                  对于“大雨是不是下不来了”的问题,赵玮解释称,在之前的会商中,预报员都认为这次降水过程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偏南暖湿气流出现的暖区降雨,特点是暖区降水中的小对流具体会在哪里发起“第一枪”,这是目前的预报难点。今天下午,第一波降水就体现了这个特点,存在不确定性。